当前日期:

目录

一、气候
县境属北亚热带向中亚热带过渡的湿润季风气候区。1959年,县建立气象站。据30年的气候各要素资料统计、分析和研究,县属区域内的气候特点是四季分明,气候温和,光照充足,无霜期长,雨量充沛,季风显著。
(一)气温
l、气温变差:气温水平分布是南高北低,中部较东西两端偏高;东北部有山脉阻挡,冷空气不易直接入侵,同时向阳面大,高温区在横埠经白荡湖至沿江一带。西北部易受冷空气影响,因而陈瑶湖以东和麒麟、钱桥、义津、官桥4区,春季升温缓慢,秋季降温较快,年均温度比城关地区低0.5℃;最低温中心位于浮山——会宫——安凤——白石一带。垂直气温分布差异不大,低山区7——8月份气温相当于沿江地区6月份气温。年平均气温16.5℃,最高年份(1961年)17.5℃,最低年份(1980年)15.8℃。冬季(12——2月)低温而无严寒,平均气温4.8℃,1月份最低,平均3.6℃。30年(1959——1989年)中,平均极端最低气温为-7.2℃,-5℃~-7℃约二年一遇,-7℃~-9℃约三年一遇,低于-10℃约十年一遇。极端最低气温为-13.5℃(1969年2月5日)。春季(3——5月)温和,但升温快而不稳定,常剧升骤降。夏季(6——8月)温高不酷热,平均气温27.6℃;7——8月份平均气温28.7℃,变幅小,平均极端气温37.7℃;36℃~38℃为二年一遇,38℃~40℃为四年一遇;极端最高气温40.9℃(1959年8月23日)。秋季(9——11月)略高于春温,气温年较差25.l℃,日较差7.2℃~8.3℃。稳定通过10℃活动积温为4900℃~5130℃。
2、无霜期:县境无霜期为251天,其中1978年无霜期最短为218天。30年平均初霜为11月20日,终霜为次年3月13日。每年11月中旬出现的初霜最多,最早见霜是1966年与1978年的10月29日。每年终霜在3月中上旬,最迟终霜为1963年的4月8日。初霜与季节开始相吻合,终霜与春季开始相差半个月左右。
3、地表温度:县境22年(1959——1980年)平均地表温度19.2℃,其中8月份平均地表温度最高为34.7℃,1月份最低为4.2℃。
枞阳县1959——1980年各月平均气温与年、月较差值

枞阳县1959——1980年各月平均地表温度

(二)日照
县境日照长短随季节的变化明显。夏至(22/6)正午太阳高度角82°,日照时可达14小时;冬至(22/12)正午太阳高度角35°,日照只有10小时,近30年日照时数平均达2065.9小时。最多年份日照时可达2303.2小时。年日照百分率平均为47%;年分布是夏季日照最长,8月份可达235.9小时,占全年实照时数的12%,日照百分率达62%;冬春季日照最少。全年太阳辐射总量每平方米为11.6千卡。
(三)降水
县境降水呈南多北少状况。境内一年中降水最少的是麒麟、钱桥、义津3区。6——8月份,东部为少雨区;白荡湖以南及后山区雨量集中,强度较大。1月份降水量北部较南部大。白荡湖以北至罗昌河谷一带多是大雨、暴雨中心。伏秋期间,东部受台风边缘影响,降水机会增多。县境年降雨量一般在1000~1600毫米间,年平均降水量为1326.5毫米;多雨年份(1977年)降水为1914.7毫米,少雨年份(1978年)降水为757毫米,相差1157.1毫米;降雨量最大的年份约为降雨量最小的年份的2.5倍。但相对变率小,平均仅为16.7%。降雨季节分配差异大:春季降雨量占全年34%,夏季雨量多且集中,占全年的40%。夏初,南方的暖湿气流虽然减弱,但一时不退,冷暖两种气流交锋,相持不下,形成梅雨。一般入梅日在6月16日前后,出梅日为7月10日左右。在梅雨期,暴雨机率高,尤其6月,大于50毫米的机率达29.6%左右,大于150毫米的暴雨,虽然平均5年一次,但6、7两月各占50%。白荡湖以北至罗昌河谷一带多为暴雨中心,最大降雨量可达214.7毫米。梅雨过后,气温升高,降雨减少。8月份时有暴雨发生,但较短暂,秋季降雨量减少,占全年总量的15%;冬季最小,占全年总量的11%,其中12月份占2.8%。
县境雷平均初日为2月26日,即惊蛰与春分之间。由于气候变异,最早闻雷为1969年的1月26日,最迟为1978年的3月20日。雷暴终日长短不一,最迟为1974年12月31日。年平均雷暴日数43.6天,初终雷暴日数为225.4天。
县境年降雪初日在每年12月12日前后,降雪终日在每年3月8日左右,初终间年均日数为138天左右。降雪最早初日是1976年11月11日,降雪最迟终日是1962年4月7日。建站以来积雪最深为29厘米。据《桐城县志》记载:明景泰二年(1451年)冬降大雪,县内积雪齐屋檐。
枞阳县1959——1980年各月平均降雨量及其相对变率

(四)相对湿度、蒸发量与干湿度
县境年相对湿度平均为76%,4、5、6、7月份大,分别为79%、78%、79%、79%。12月份最小,为73%。
县境年蒸发量为1531.7毫米,7、8两月份大,分别为220.6、226.3毫米,1月份蒸发量小,为55.6毫米;1966年8月份蒸发量最大,达322.1毫米;1974年12月份蒸发量最少,为42.6毫米。
县境历年平均干湿度为0.086,达正常标准机率77.3%。
枞阳县1959——1989年各月相对湿度与蒸发量

(五)风
县境近30年平均风速为3.2米/秒,最大风速可达20米/秒。2月份风速最大,平均风速为3.6米/秒;6月份风速最小,平均风速为2.9米/秒。县境临江,无高大山脉,容易出现大风,一般春季多,风力强度大,持续时间长;夏季大风次数少,但风起突然,风速较大,持续时间短。四季风向,一般为春季多东北风,夏季多东南风(交换季节出现东北风),秋季多东北、北风,偶有西风,冬季多北风。
枞阳县1959——1989年主要气象资料汇总表(一)

枞阳县1959——1989年主要气象资料汇总表(二)

二、物候
县境四季明显,冬、夏季较秋、春季尤为明显,且偏长。

县境由于光照充足,气温、雨量适中,无霜期长,适合稻、棉、油菜、小麦、薯类等作物生长。气温≥10℃期间的日照为1457小时,气温≥10℃的太阳辐射总量每平方米为8.7千卡,分别占全年的72%和75%。有80%保证≥0℃活动积温计5860℃,全年有315天≥10℃活动积温计5129℃。而县境水稻、小麦、棉花、油菜等作物年生长期所需≥10℃的积温均能保证。5月至9月平均最高气温25.4℃~32.8℃。多月平均日较差7.2℃~8.3℃,作物生长期内有足够温度和一定的日较差温度。双季晚稻齐穗期一般是9月20~25日,以日平均气温在20℃~22℃为不同稻种抽穗扬花期临界温度;按80%保证率,日平均气温连续3天低于20℃~22℃的往往在9月10~22日。因而晚稻应以早中熟品种为宜,迟熟品种易受“寒露风”侵害。
秋季作物小麦、油菜和茶树生长条件适合,最冷月为1月份,平均气温2.1℃~2.6℃,无霜期25天,以IO℃为秋季作物临界温度线,后山丘陵区有80%年份不受低温冻害,其它地区可达90%。柑桔越冬临界温度为-7℃~-1l℃,县内出现率只有9%,-10℃出现机会率为4%,虽然柑桔试种成功,但冬季还要采取防冻措施。
县境早稻生长期8~9月份所需水量在500毫米左右;棉花生长期4~9月份所需水量在450~600毫米;晚稻生长期8~10月份所需量在300毫米左右。在正常情况下,县内4~9月份降水在957毫米左右,8~10月份降水在273毫米左右。早稻、棉花生长所需水份,正逢降水集中期(有时会影响棉花产量)可以满足;晚稻生长所需水份约有30%不足;小麦、油菜、茶树生长期所需水份不成问题。5~9月份是热、水、光照明显的集中期,正是夏季、秋季作物成熟阶段,对作物生长发育有利。
三、气象灾害
县境处于长江下游的北岸,由于气候的过渡性特征,冷暖气流交锋频繁,天气多变,降水的年际变化大,常有旱、涝、风、冻、雹等自然灾害出现,给农业生产带来严重影响,重者对人民生命财产造成极大的损害。
(一)、水灾
县境水灾多发生在4~9月份,有春涝、夏涝、秋涝,以夏涝灾危害最重。大涝和特大涝在历史上常有发生。自西汉高后(吕雉)三年(前185年)至民国37年(1948年)间,共发生水灾125年次,其中大灾68次。自清道光七年(1827年)至宣统三年(1911年)间,发生水灾25年次,平均每4年1次,其中大灾15次,平均6年1次。宣统三年至民国37年间,发生水灾14年次,平均3年1次;其中大灾9年次,平均4年1次。典型灾例列后:
西汉元帝初元五年(前44年)夏秋,庐江郡(含枞阳县)大水,流水淹杀人畜。
唐文宗太和七年(833年),舒、庐、和等州大水,桐城县(含今枞阳县,下同)受灾面积为1700顷。
唐宣宗大中七年(853年)七月,大水。桐城县受灾面积为2100顷,漂没数万家。
宋太祖开宝四年(971年)六月,大水。桐城县受灾面积达1400顷。
明景泰五年(1454年),桐城大水,市中行船。
明成化十年(1474年),桐城大水,五月至九月市中行船,蛇虺入室。
明万历三十六年(1608年),夏雨连旬,桐城淹没良田无数,市中行船。是年水灾数百年未有。
清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六月,桐城大水,河堤溃决;三十一年(1766年),江潮涨发,五月至八月枞阳镇市中行船。道光二十九年(1849年),桐城大水,淹没良田、房屋,市中水深3.4米余,柳子寺等21保得到赈灾。是年,从正月初八至六月三十日,阴雨不绝,奇灾。
清同治四年(1865年)夏,大水。枞阳镇市中水深1米。
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五月,大雨,江水骤涨数丈(1丈≈3.33米);六月中旬暴雨,桐城县大小圩淹没殆尽。三十三年八月一日,连日大雨,江潮陡涨,桐城县圩堤决防,所有附堤内外田地概行淹没,淹死人民无数。三十四年六月中旬,连日大雨,江水涨发,山水陡下异常,内外夹攻,桐城县大小圩堤冲塌,百里一片汪洋,灾情甚巨。
民国元年(1912年)6月24日,桐城大雨,蛟洪陡发,河、洲圩、堤溃决,人畜死亡无数。
民国4年(1915年)5月21日,大水溃堤,桐城年降雨量2348.5毫米,其中6月份降雨为603.3毫米。
民国16年(1927年)6月,大水。湖堤溃尽,桐城秋禾被淹八成。
新中国建立后水灾:1949——1989年,枞阳县共发水灾23年次,其中大灾12年次,平均3.3年1次。
1949年夏,大水,江圩堤溃决,受淹耕地24.3万亩。1954年春夏,大水,汤沟镇水深2米。桂家坝长江最高水位16.84米,县内除永登圩
外,江圩堤皆漫破,受淹耕地达42.39万亩,倒房14.55万间。
1969年夏,大水。圩堤漫破,城关镇水深近2米。汛期降雨1254.6毫米,全年降雨1711.2毫米,受淹耕地40万亩。
1973年春夏,大水。汛期比往年早40天。6月21日降雨达114毫米,大小圩堤溃决,成灾土地为6.02万亩。
1975年春夏,大水。6月25日降雨194.2毫米,大小圩口堤防溃破,成灾耕地达42.5万亩。1980年夏,大水。低温多雨,城关镇水深0.7米。8月12日晨5时到晚8时,降雨高达200多毫米。133口大小圩溃破,成灾耕地为56.63万亩。1983年春、夏、秋,大水。是年,来汛早,持续时间长,城关镇水深2米。年降雨1954.9毫米。大小圩口溃破,毁坏房屋5.9万间,成灾耕地为41.45万亩。
(二)、旱灾
县境旱灾多发生在夏、秋季。在春旱、夏旱、秋旱、冬旱中,以夹秋旱、秋旱最多,夏旱次之,冬旱更次之,春旱最少。伏旱、夹秋旱危害最重。自汉惠帝五年(前190年)至民国37年(1948年),县境共发生大旱16年次。自清道光七年(1827年)至宣统三年(1911年),共发生大旱灾5年次,自民国元年至民国37年,发生大旱灾2年次。
晋怀帝永嘉三年(309年)夏,大旱。江汊河湖涸竭,可涉。
梁武帝天监元年(502年)八月,大旱。十一月,大饥。
宋孝宗淳熙七年(1180年),四月至九月大旱。
明宣宗宣德九年(1434年),大旱。河湖涸竭,麦禾无收。
明思宗崇祯十四年(1641年),大旱。尸积如山,饥者食人。
清世祖顺治九年(1652年),沿江大旱。四至八月不雨,湖滩干裂深0.66米。
清文宗咸丰六年(1856年),大旱。树木多枯死。
民国23年(1934年),大旱。两月不雨,树黄草枯。
新中国建立后,1949——1989年,共发生旱灾12年次,平均约3年1次。
1950年,夏秋旱,成灾耕地有12.0l万亩。
1953年,夏初旱,塘干涸,渠断流,16.4万亩农田无水插秧,成灾耕地有17.05万亩。
1958年,夏秋旱,3个月未降透雨,6——7月份仅降雨108.8毫米,成灾耕地有17.2万亩。
1959年,夏秋旱,3个月未降透雨,7——8月份降雨73.2毫米,成灾耕地有10.62万亩。
1961年夏秋旱,持续时间长,7月份仅降雨17毫米,成灾耕地有12.65万亩。
1966年,夏秋旱,7月份降雨98.4毫米,8月份未降雨,9——10月份降雨41.7毫米,钱桥、麒麟、义津旱情严重,次为周潭、后方、老庄、白梅、金社,成灾耕地有21万亩。
1971年,夏旱,6月下旬至8月底未降透雨,成灾耕地有26.14万亩。
1978年,夏秋大旱,且持续到第二年春,6700处塘坝干涸。9月份降雨12.2毫米,是年降雨仅707毫米,成灾耕地有29.76万亩。
1985年,夏旱,7月份后晴热无雨,8月份降雨14.1毫米,5.5万人吃水困难,成灾耕地达45.92万亩。
(三)、风灾
据本县气象站的1960——1980年的资料统计,共发生大风821次,平均每年39.1次;最多年份为69次,发生在1969年;最少年份为11次,发生在1961年。
1966年8月28日,钱桥公社遭雷雨大风冰雹袭击,风力9~10级,毁房752间。
1972年4月23日,大风,风力ll级,持续1小时。受灾耕地4.9万亩,毁房7.3万间,毁树5.3万棵。
1982年5月26日,大风,风力8~10级。白云、横埠等区伴降鸡蛋大的冰雹,毁房1700间。
1983年4月13、15、28日,出现大风冰雹,毁房5069间、倒树8312棵、倒高压电线杆313根、倒电话杆115根。8月2日,白云、横埠两区遭受龙卷风袭击,瞬间风力达11~12级,倒房164间。
(四)、冰雹灾下面记述几次较大的雹灾(前“风灾”中已有3例)。
民国4年(1915年)春,两次大风,随降冰雹大如鸡蛋。
1953年5月6日,钱桥、麒麟、小岭等区,降冰雹l小时。
1965年5月20日,白云、钱桥两区发生大风冰雹,受灾耕地1.6万亩,毁房500间。
1987年3月6日,横埠等6区出现大风大雹,风力8~10级;雹大直径3~4厘米,降雹时间15~20分钟,地面积雹深达20~30厘米;毁坏房屋3.3万间,耕地成灾22.5万亩。
(五)、寒潮灾
1959——1989年,共出现寒潮数十次。
其中,1987年11月7日寒潮袭击,48小时内降温18.2℃,使晚秋作物严重受冻。
附:气象谚语
春雾雨,夏雾热,秋雾凉风冬雾雪。
春寒雨溜溜,夏寒雨断流,秋寒凉风起,冬寒雪满丘。
立春雨淋淋,滴滴哒哒至清明。
春东(风)、夏西(风),骑马送蓑衣。
立春晴一日,种田不用力。
太阳当中现,三天不见面。立夏不下(雨),无水洗耙;小满不满(雨),无水洗碗。
夏至到小暑,好大南风好大雨,
天上出现鲤鱼斑(云彩),明日晒谷不用翻。
乱云天顶搅,风雨来得早。
朝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
日晕长江水,月晕草头枯。
五月南风发大水,六月南风井也干。雷公先歌,有雨也不多。
红霞白霞,无水沏茶。
烟囱不出烟,一定阴雨天。
夏至见青天,有雨到秋边。
雨落五更头,行人不用愁。
火烧乌云盖,大雨来得快。
秋里南(风),雨团团。
秋后十八盆(天),河里不见洗澡人。
过了重阳节,不是风来就是雪。
冬季西(风),快加衣。
大寒南风,五谷丰登。
腊月初三晴,阴阴嗒嗒到清明;腊月初三阴,摇摇摆摆上北京。
冬至十八转,一天长一线。
四季东风四季下,就怕东风起不大。
有的吃,无的吃,要看正二三月二十一,晴兆丰,阴兆欠,农民谨记莫忘念。
一九、二九怀中插手,三九、四九冰上行走,五九、六九河边看柳,七九六十三,行人把衣单,八九七十二,狗在荫处坐,九九八十一,犁耙家伙都请出。
蜻蜓成群,有雨来临。
蜘蛛结网快,雨也来得快。
蚊子咬得凶,雨在三天中。
鱼游水面,有雨相见。蚂蟥水底沉,明日天气晴。
蛙声密,雨滴滴。
蟋蟀吟,必久晴。
黄鳝抬头,无雨莫愁。
耕牛东奔西跑,天气一定晴好。
鸡鸭入笼早,明日晴得了。
蚂蚁拦路蛇出洞,有风有雨不用问。
群鸭高歌,风吹翻锅。
冬季蚊子叫,必有寒潮到。

上一篇:第二节 地貌
下一篇:第四节 水文
平台声明

平台收录的姓氏家族文化资料、名人介绍,各地方志文献,历史文献、农业科技、公共特产、旅游等相关文章信息、图片均来自历史文献资料、用户提供以及网络采集。如有侵权或争议,请将所属内容正确修改方案及版权归属证明等相关资料发送至平台邮箱zuxun100@163.com。平台客服在证实确切情况后第一时间修改、纠正或移除所争议的文章链接。

族讯首页

姓氏文化

家谱搜索

个人中心